w88官方网站-顶点小说_易鑫商务网

w88官方网站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那我要开始了,拳头砸在你身上可不要喊疼。”景煊说,一下子就朝秦雨阳冲了过来。

他想把外套还给秦雨阳,但是想想,两个大老爷们在街上让来让去,画面太美不敢看。

比如说自己这样的普通人,苏冉秋心想。

“张嘴吃饭,你在发什么呆?”翼龙用叉子叉起一颗青豆,塞进宠物嘴里。

红白蓝三种光点,先后出现在他手掌的周围,这是他有意控制的结果。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秦雨阳说道:“晚上七点钟,你到上次的奶茶店接我。”

“好饿。”龙族青年不顾形象地开始大快朵颐,往嘴里胡吃海塞。

第8章

要想把秦雨阳迅速捞出来,只能是立功。

不过那只是个假设,他不觉得以后会跟女生谈恋爱。

“我认为你是在为难我。”沈慕川说。

他顿时挡着苏冉秋的额头:“你干什么你?”

想起季若然之前说过的话,秦雨顺面带怀疑地皱着眉:“你说他净身出户,身上一分钱也没有?”

秦雨阳吸收了严以梵的风属性,证明他有风属性天赋,以后可以往这方面修炼。

然后坐在床上,两手拿着离婚协议书,对着阳光粗略过了一遍。

安诺把别人交给自己照看的小毛团叼回来,放在自己胳肢窝下面压着,这样就不会乱跑了。

“是女朋友?”苏妈妈松了一口气,可是娶儿媳又是一笔钱,如果苏冉秋想问家里要彩礼,她可没有。

啧,这本钱妥妥地是个强攻。

“我让你你就,你的节.操呢?”秦雨阳压低声音低吼:“你他.妈快放手,想上国际头条新闻么?”

回到巷口附近的一家超市门口,他让黄毛放下自己,然后在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和食物,左一袋右一袋地提着回家。

“那就走吧。”他收起用过的药膏,收进口袋里,带头出了门。

不用别人打脸,沈慕川自己的心情就够打脸的。

当然蒋楦知道, 这个喧嚣的世界谈真心太奢侈。

真的还是假的,沈慕川根本不想去问了,他相信秦雨阳不会骗自己。

到了机舱门下,沈慕川松开扣在秦雨阳腰间的手臂,离开前说了一句话:“离婚协议书我不会签的,如果你要跟我硬碰硬,随时欢迎。”

老井咽了咽口水:“顺利完成任务,明天秦先生正式在沈氏上班。”顿了顿:“那么……秦先生的工资怎么开?”这是个问题。

“……”

从回忆初恋的事开始唠起,苏冉秋说了很多,把自己小半生都倒尽了之后,用脚踢踢秦雨阳:“你谈过多少个,更喜欢男的还是更喜欢女的?”

苏冉秋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“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金先生有点不忍心,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。

“你这脸真小,早知道煮一个就够了。”秦雨阳说道,他煮鸡蛋的时候,可能是按照自己的脸来计算的。

“……”

苏冉秋重新又吃起了东西,一边品尝从没吃过的美食,一边竖起耳朵听秦雨阳和黄毛扯淡。

“你是要气死我吗?”秦父说。

身前的柜子被沈慕川用力一踢,摇摇欲坠。

早知道就带个腿子过来,他心想着。

明明只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,跟他表哥结婚只是为了利益而已,现在表哥进了牢里,只怕这个人已经在想离婚的计划了吧?

深夜的房门被敲响。

如果黄毛带进来的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,他是不会这样做的。

在非繁殖季节期间, 狼几乎是禁欲者。

“你很希望我去看你?”沈慕川口吻平静地问。

秦雨阳趴在附近的草丛里,竖起耳朵听见排队的学生窃窃私语,一会儿说第一大学如何如何好,一会儿说凝聚元素多么多么难。

“哦。”苏冉秋特别听话,穿着毛衣坐下来,捧着秦雨阳买的生滚粥:“还很烫呢。”没一会儿就吃得满额头汗。

“再一会儿……”秦雨阳的眷恋让沈慕川心里抽痛,只想砍死老井,那丫一定是个吃白饭长大的,饭桶!

“出发吧,小心点开。”黄毛担心地说:“开不了太快就别勉强。”

六点五十七分,苏冉秋捧着有点烫的玻璃杯,慢悠悠地喝着加了糖的热牛奶。

“原来我在你心里,是跟猪耳朵八竿子打不着的?”秦雨阳摸摸下巴:“那现在是不是发现,我其实跟大家一样接地气,老好相处了?”

精攻一门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这一查不得了,竟然查出来秦雨阳诬陷沈慕川是铁打的事实。

秦雨阳从床上跳下去,四只脚掌落在地毯上,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。

“可是,你心里有这样的想法,叫我怎么在乎?”秦雨阳说:“能和我成为伴侣的前提,就是忠诚。”

跟他们相反的是龙族。

“把副卡还给我。”秦雨顺说了句。

一会儿才说:“准备不准备都是这样,反正你也不可能一.夜之间改变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心想,真是难得小清新的开头。

“这么疼吗?”秦雨阳拿开冰块,仔细看了一眼对方脸上的巴掌印,嘴里顿时道:“打得真狠。” 人家左脸颊的皮肤紫里带青,几乎破皮。

“没问题我就走了,有缘再见。”秦雨阳说道,然后转身离开。

很好,打完炮签离婚,既潇洒又现实,完全符合型社会新人类的前卫思想。

秦雨阳穿着裤子差点没把自己绊倒:“你说什么?”他一脸抽搐地看着某男人:“沈老板,你在开玩笑?”

“嗯。”目送秦雨阳离去,沈慕川慢慢冷下脸孔,整自己的人究竟是谁?

责编: